Machiato

【白桥】慢热病

胡说八道界扛把子:

01


“生酱!大学生活还开心吗?”


生田绘梨花刚从学校回到家,就被从隔壁过来串门的星野南缠住问这问那。


 


这是生田绘梨花进入大学的第一天。


早上出门的时候,星野南就超级怨念地嚷嚷“以后再也不能和生酱一起去学校了啊”之类的,还说什么晚上一放学就要过来听生田讲大学里的事。


星野比生田小一岁,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勉强算是两小无猜的关系——虽然不得不承认,在星野中二病及其严重的叛逆期,生田确实有意无意地避开过她一段时间。


 


“欸……也就普通吧。”生田努力回想一天以来发生的事,“就是报到注册然后开学典礼什么的呀。”


“那,大学里是不是有很多帅气的学长?”星野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生田,索性挽住了生田的胳膊坐下来,整个人都开启了长谈模式。


“帅气的学长……呃,暂时没有看见。”生田抬眼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橘黄色的光晃得她晕乎乎的,“不过好看的学姐倒是有的。”


“欸欸欸是谁呀?有多好看?”星野一下子来劲了,兴奋地开始摇晃生田的手臂。


“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唔,还有一个似乎是宣传部长来着。”生田说着又想起了下午的开学典礼。


 


对于这些有的没的的典礼啊大会啊什么的,生田一直以来都是抱着打酱油的消极心态去参加的,这次的开学典礼也不例外。


刚开始的时候生田还强打着精神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大叔上台去讲话,后来大厅里变得越来越闷热,生田就渐渐地只能看到台上的人嘴巴一张一合的做着循环运动,听着通过麦克风传出的各种致辞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远。就在生田几乎要这样睡过去了的时候,她被大厅里突然开始的一阵骚动惊醒了。


生田揉着有点酸痛的眼睛,看着周围和她一样的新生们一个个都坐直了身子拼命向台上张望。她有点困惑地侧身去向邻座的男孩子询问状况。


“那那那那是因为那个传说中很漂亮的学生会主席要致辞了!”男孩子涨红着脸,语速飞快地这么答了一句,目光却牢牢锁定在台上。


传说中很漂亮的学生会主席?生田重复了一遍男孩子的话,心下暗自觉得好笑——他这是思春期吧……


 


“大家好,我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白石麻衣。”台上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女声。


依旧带着困意的生田漫不经心地朝台上望去,随即眼神就像是被台上的女孩子牢牢锁住似地没法移开了。


台上的学生会主席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向新生们致辞,看上去不会太过严肃,但却让生田感受到了学姐的威严。她的皮肤比普通人更白皙,笔直的栗色头发服帖地垂在脸颊两边,和她的肤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生田几乎要错觉被舞台顶灯照耀着的学姐白得在反光。


看来那个关于很漂亮的学生会主席的传说是真的啊,生田默默地想。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台上的白石微微后退了一步,朝台下鞠了个躬。


生田不由自主地和其他新生一起鼓起了掌,虽然她光顾着看脸,根本不知道白石到底说了什么。但她发誓,这是这次开学典礼中她听到的最响亮也时间最长的一次掌声。


生田的目光一路追随着白石走下舞台,看着她走到一个等在台阶旁边的短发女孩子面前停住,咬着嘴唇有点害羞地笑了一下,然后抬手轻轻推了一下那个女孩子的肩膀。短发女孩子一边笑着说了什么话,一边很是自然地握住了白石刚才推她肩膀的手。之后两个人就牵着手走到旁边一起找了座位坐下,生田从后面只能看到两颗头凑在一起说话的样子。


“那个短发的学姐也很好看欸……”


“我知道她!那个学姐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叫桥本奈奈未。”


生田听到周围传来了男孩子们抑制不住兴奋的讨论声,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像个偷窥狂似地观察了两个今天才第一次看到的学姐这么久,顿时觉得脸颊都滚烫得似乎要烧起来。生田有点心虚地朝身边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发现自己的“偷窥”行为以后才长舒一口气,精疲力竭地靠在了椅背上。


 


不过,那两个人的氛围,真的好像情侣喔。


“情侣吗!”星野猛地拍了一下生田的手臂,“你说那两个学姐是情侣?”


生田有点吃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把心里话说出了口。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生田急急地摆手试图收回自己的话,然而激动的星野已经听不进她的话了。


“这不是超美好的吗!”星野甩开生田的手臂站起来,生田怀疑她两只眼睛都在发光了。


“两个人都这么好看还这么优秀!这也太棒了吧!”生田看着星野像个许愿少女似的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有点无言地撑住了额头。


又来了,又来了,星野南间歇性发作的少女病。


“……可是她们俩都是女孩子欸。”生田弱弱地说。


“女孩子怎么了!”星野一个急转身,居高临下地叉腰看着生田,“谁规定女孩子之间不能谈恋爱啊?”


咦,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


生田绘梨花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发小星野南洗了脑,顺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02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两年前。


新闻系的白石麻衣和设计系的桥本奈奈未在最初的时候,确实是没什么交集的。硬要说有一点交集的话,那大概是两个人都是学生会的干事,一个在新闻部,一个在宣传部。如果说还有更勉强一点的交集的话,那大概是两个人都在刚入校的时候因为外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再也没有更多了。


 


新闻部和宣传部都隶属于学生会的新宣中心,两个部门共同分享学生会那栋离住宿区很远的办公楼里最大的办公室。嘛,说是学生会的办公楼,其实每一届的新生们都知道,那是一栋已经被停用的教学楼。关于这栋停用教学楼的灵异传说,每年都有好多个更新版本。


 


这个周末的晚上,白石和桥本两个人在那个很大的办公室的两个角落里做着各自部门的工作。白石在写一个分配给她的活动策划书,而桥本在画就快开始的校园文化祭的海报。


虽然两个部门共用一个办公室,白石和桥本也因为工作和中心例会见了好多次面,但是两个人依旧处于只知道对方名字的阶段,最多算是点头之交。比如这个晚上,两个人除了在见面的时候互相打了招呼之外,再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办公室里的气氛与其说是“工作时候应该有的安静”,不如说是“两个慢热到极点的人共同制造的尴尬”。


 


这种令人难受的微妙气氛一直持续到桥本动了动椅子站起来为止。


“那个……我差不多结束了。”好几个小时没说话的桥本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涩,“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啦,你先回去好了。”白石从电脑前抬起头来,“路上小心。”


桥本有点犹豫地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笑着答应了一声,很轻地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虽然不想承认,但白石其实非常不愿意一个人待在这个办公室里。她不用看时间也可以知道现在一定已经很晚了,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栋办公楼里大概也只剩下她在的这个房间还亮着灯。但是怎么办呢,虽然大家都说桥本很温柔,但是自己和她根本就没说过什么话,也根本不好意思要她留下来陪自己。


外面的走廊上是桥本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白石只觉得内心的恐惧感一下子变得汹涌起来。她脑海里顿时浮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有关这栋办公楼的灵异故事,什么披头散发的睡衣女鬼,什么拄着拐杖但没有腿的传达室老爷爷,还有满脸都是血的年轻男学生。白石心惊胆战地环顾了一下房间,只觉得天花板上那些形状各异的灰尘都像是各种用嘲讽脸盯着她的妖怪。


白石松开握紧鼠标的手,拼命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不要胡思乱想了!什么妖魔鬼怪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白石话音刚落,房间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还在拼命给自己打气的白石一下子尖叫出声,整个人都僵在了电脑面前。白石小心翼翼地伸手在桌上摸索到手机,但是手机屏幕怎么也亮不起来,她猛然想起来似乎一个多小时前这玩意儿就自动关机了。白石有点万念俱灰地蜷着腿缩在电脑前,只觉得身边的全都是奇奇怪怪的声响。她听到办公室外面的走廊里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只觉得浑身的皮肤都绷紧了。她握紧了没电的手机,准备在关键时刻把它作为武器扔出去。


办公室的门轻轻地开了,一束不太亮的光线射了进来。


“……麻衣?”是桥本的声音。


白石顿时放松下来,她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似地朝站在门口的桥本跑过去,也顾不上自己到底和这个人熟不熟,一把抱住了桥本,然后像是个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悲情电视剧女主角一样趴在人家的肩膀上开始哭,眼泪和鼻涕蹭了桥本一身。


至于为什么传说中有洁癖又不爱和其他人身体接触的桥本在当时没有推开这个明明没怎么说过话却死死抱住自己不松手的家伙,直到现在也依旧是个谜。


 


人生中第一次被女孩子这样紧紧抱住的桥本有点尴尬地抬手拍了拍白石的背,她绞尽脑汁地想说句安慰的话,但最后也只是轻轻地说了句“没事了”。然而这句话却产生了预料之外的良好效果,白石慢慢地擦了擦眼泪,松开了抱着桥本的手。


“你没开手电筒吗?”桥本冲白石扬了扬手里射出光线的手机。


“没、没电了……”白石吸着鼻子回答。


“……”桥本有点无言地挑了挑眉毛,“那你跟着我走吧。”


白石又吸了吸鼻子,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也是漆黑一片,桥本拉着白石的手慢慢地穿过走廊,然后走下楼梯。


“说起来,”白石小声地开口,“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


“嗯,停电的时候我差不多就快走出这栋楼了。”桥本淡淡地说,“但是你的尖叫声太响了,所以我觉得大概还是回来看一下你比较好。”


“有、有这么响吗……”白石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那是因为我怕黑嘛……而且又想起了别人跟我说的灵异故事什么的……”


“女孩子怕黑很正常呐,你不用这么不好意思。”桥本轻轻笑了一下,“而且都这么晚了,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待那儿。”


和桥本随便说着话,白石心里的恐惧也一点一点地消失了。走出办公楼以后,外面亮着路灯,桥本很是自然地松开了牵着白石的手。


 


从办公楼到宿舍要经过一条两边种满梧桐的小路。白天经过的时候,白石一直觉得这条小路特别美。但是现在,当她跟着走在前面的桥本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只觉得路灯下的梧桐树们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她盯着梧桐树后面那片黑漆漆的草坪,生怕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会从里边窜出来。


白石看着走在她前面三两步的桥本,犹豫了一下,还是小跑着追上了她,抓住了桥本垂在身侧的手。


桥本有点意外地侧头看了一眼白石,抿了抿嘴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白石听到旁边的人小声地说:“不用怕。”


 


然后白石就觉得好像真的没什么好怕的了。


不管是这条影影绰绰的小路,还是刚才那栋突然停电的办公楼,好像只要有桥本在,就没什么能让她害怕的。


 


 


03


关于学生会主席白石麻衣和宣传部长桥本奈奈未其实是情侣这件事,虽然两个人都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但确切知道的人很少,只有两个人特别亲近的几个朋友而已。


但是关于这两个慢热得要死又害羞得要死的人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这件事,事到如今仍然没有人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从两年前的那天深夜,桥本和白石一起从那栋停电的办公楼一起走回宿舍楼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跟坐了火箭似地开始突飞猛进。


白石和桥本开始一起去图书馆复习,一起去操场晚跑,一起去学校后山乘凉,甚至一起在休息日的晚上去学校旁边的那家KTV里面鬼吼鬼叫。白石开始习惯在下课以后在食堂旁边的花坛等桥本一起吃饭,桥本也开始习惯在去小卖部的时候帮白石带一罐水蜜桃汽水。


故事向着“然后她们就日久生情了”的方向前进着。


 


“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松村沙友理托着下巴煞有介事地说,“虽然看起来似乎是两个人日久生情什么的,但是根本从一开始的时候,她们俩对彼此就超特别的好吧!”


若月佑美咬着吸管点点头,说没错,那两个人绝对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得到赞同的松村两眼放光地跳上了路边的石头凳,开始阐述她觉得不对的地方一二三。


“首先,奈奈未这个人不是不太喜欢身体接触什么的嘛……诶反正我刚认识她那会儿,每次我挽她胳膊的时候,她都僵硬得跟个雕塑似的。”说到这儿,松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可是啊,那时候我也看到麻衣挽她胳膊,还拉她手,还还还把头靠她肩膀上!明明那时候她们俩根本就也认识没多久好吧!可是奈奈未完全就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就是一副很自然的样子和麻衣黏在一起……这跟对我完全不一样嘛!当时感觉超受伤的!我我我真的和麻衣差了这么多吗!”


“……”若月刚吸上来的一口可乐卡在喉咙里,她咳嗽了一声,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


“说到这个我也想起来一件事。”若月把手里的饮料放下来,“当时学生会有个学姐好像很喜欢奈奈未的样子。就是那时候奈奈未在运动会上拿了奖,然后学姐就特别高兴地抱了她,还亲了奈奈未的脸……结果后来我看到奈奈未默默地走到旁边坐下,竟然用手擦了几下脸!当时我还想着这个人简直注孤生嘛……”


若月说着又要笑起来,松村已经整个人笑得快痉挛了。


“我要继……继续说。”松村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之后松村运用举例子、打比方等各种论证手法,详细阐述了桥本对待她和对待白石是如何如何不同,激烈抨击了这种差别待遇是如何如何的丧心病狂,全力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是如何如何地受到了S级伤害。若月一手拿着饮料,一手撑在长椅上,看松村一个人的慷慨激昂地讲话,心里默默惋惜,只觉得国家错失了一个单口相声的奇才。


“若月,你说,她们俩是不是很过分!”松村终于结束了她的讲演,一屁股坐在了若月旁边。


“没错!太过分了!”若月有点好笑地侧头看着松村,故意加重语气附和她,之后微妙地停顿了一下,“不,不过,因为是喜欢的人,所,所以也很正常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松村有点奇怪地看了一眼若月,“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吧……咦你脸怎么这么红?”


松村顺着若月的目光看向身后,看到了笑得一脸灿烂向她们挥手的樱井玲香。


 


 


04


开学两周后,在发小星野南的极力怂恿下,哦不,这里大概用“逼迫”更合适,生田绘梨花去参加了学生会宣传部的面试,三天以后就收到了通过的短信,正式成为了宣传部的干事。


正常情况下,音乐系的生田是绝对不会选择加入宣传部的。撇开因为星野对那两个学姐的浓厚兴趣而死活要她为了获取情报去接近宣传部长这个原因,画画苦手的生田完全不觉得自己能做好宣传部的工作。比如说面试的时候,宣传部长要她们凭感觉画个动物,结果生田画了一只微妙地介于猫和老鼠之间的不明生物,还在旁边注明了这只不明生物的正体——“兔子”。


后来生田有旁敲侧击地问过桥本为什么会选她进宣传部,部长微微地挑了一下眉毛,沉思了一会儿说:“觉得你那幅作品很有设计感。”


“……”音乐系的生田深深地感受到了与设计系学生之间的鸿沟。


 


生田没有忘记自己加入宣传部的初衷,时时刻刻记得自己要为星野输送情报的职责。不过自从生田被星野洗脑并且坚定了“学生会主席和宣传部长是情侣”这件事之后,生田越来越觉得自己有点没法直视自家部长和主席的日常了。


 


“比如说在学生会每月一次的全体例会的时候,桥本学姐和白石学姐总是一起到达会议室的。然后桥本学姐就会过来和我们部的人坐在一起——唔,别的部长也都是和自己的干事坐在一起的,但是白石学姐就绝对会跟着过来坐在桥本学姐旁边……还有就是每次轮到桥本学姐讲宣传部的工作总结的时候,白石学姐就会在旁边一直笑眯眯地盯着她看,就是那种,怎么说,不自觉流露的那种笑容。


再比如说,有时候桥本学姐和我们部的人一起忙工作忙到很晚的时候,白石学姐就会带宵夜过来看我们——她是这么说啦,但我想她应该就是单纯来看桥本学姐……不过她带来的宵夜每次都不一样,超好吃的!每次白石学姐一来,桥本学姐就会立刻跟我们说太晚了明天继续什么的,然后就会放我们回去休息诶嘿嘿。还有啊,有时候我们部门例会的时候,白石学姐也会跟着桥本学姐过来,说是为了视察部门工作然后要旁听一下之类的。但是基本上她都坐在旁边玩桥本学姐的手机,有时候还拿手机对着桥本学姐拍照,根本就没在听的。


再来就是之前学生会那个素质拓展的校外活动,大家一起集合然后坐大巴去。桥本学姐和白石学姐来得挺晚的,两个人就一起坐在和我隔一条过道的座位上。开车以后基本上大家都睡过去了,我也睡着了,后来中途不知道怎么回事头撞到车窗玻璃,我就一下子清醒了。然后我就看到白石学姐靠在桥本学姐的肩膀上睡,然后桥本学姐就为了不弄醒她,整个人姿势很扭曲地试图用一只手给白石学姐盖外套……当时我是一个人坐嘛,就感觉整个人都凄凉了。”


生田说到这儿,似乎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悲愤之情,猛地拿起面前的杯子灌了一大口水。


“要不是小南你,我也不会一直以来被这对情侣伤害了。她们俩简直可以去开个课,名字就叫‘分分钟教单身狗学做人’!”生田拢拉着眉毛,索性整个人都趴在了茶几上。


“生酱你不要这样啦。”星野费力地把生田从茶几上拖起来,“等小南上了大学,就可以和你一起坐大巴了不是嘛。”


“欸?”


“而且啊,最近我们每天晚上都这样聊天,关系也比小时候更好了不是嘛!”星野眯着眼睛冲生田傻笑,“所以啊,生酱一定要告诉我更多关于学姐的故事哟!”


“……”生田摆出实力嘲讽脸。


“拜托了!小南真的很感兴趣呐!”星野一把抱住生田的胳膊,开始来回摇晃,“生酱一定也觉得看着学姐就变得很幸福了对吧!”


在那个当下确实被她们俩的氛围感染觉得稍微有点幸福来着……


 


于是这个夜晚,生田绘梨花又被实力转移话题加实力卖萌的发小洗脑了。


 


 


05


在白石麻衣和桥本奈奈未的大一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个关于白石的传言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说的是新闻系的系花白石在伤害了无数颗少男心之后终于和体育系的一个学长修成正果了之类的事。


本来桥本对这些没什么凭据的传言是不太放在心上的,她知道关于白石的传言一直很多,而且据白石本人的说法,关于她的大部分传言纯属子虚乌有。这样的传言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出现一次,桥本想起白石每次撑着脑袋翻着白眼冲她抱怨这些传言有多么多么夸张又脱离生活实际时候的样子,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天知道我哪来这么多男友的!我明明各种活动都是和你一起的嘛。”桥本必须承认,她一直觉得白石撇着嘴角讲这样的话时候的样子有点可爱。


 


然而这次好像和以往有点不一样,桥本第一次开始认真地在意起有关白石的传言来。因为这一次白石什么也没说——没有冲她抱怨这些传言有多烦人,也没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否认。白石面对这次传言事不关己的样子让桥本觉得有点动摇,她甚至觉得这就是白石按下“默认”选项的意思。


果然传言也有可能是真的吧。桥本一边默默地这样想,一边被不知道从哪儿涌上来的失落感吞没了。虽然桥本并不想弄清楚自己究竟在为什么失落。


 


在桥本连续四天都发短信来说下课有事没法一起去图书馆以及中午有事没法一起吃饭以及晚上有事没法一起晚跑但死活不回短信说有什么事也死活不接电话之后,白石终于察觉到了桥本似乎在有意躲着自己的这件事。于是行动派的白石立即在第五天的中午冲去设计系的教学楼堵住了刚下课的桥本,在一群设计系学生的注目下气势十足地攥住了试图逃跑的桥本的手腕,语气不善地冲她说了句“你跟我到后山来”之后拉着人就走。


你跟我到后山来。


被这句带有明显的挑衅意味、几乎等同于“放学后小卖部见”的话震住的设计系众人短暂地静默了。若月和松村混迹在众人之间,一个就像几百年没感受过大自然似地致力于观察教学楼外的天气状况,一个则以几乎要戳穿屏幕的气势一生悬命地捣鼓手机,两个人默契十足地忽略了桥本朝她们投来的求救目光。


 


桥本在被白石强行拽去后山的路上自顾自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她飞快地在大脑里编造了一百条关于“我为什么不能在前几天和你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饭一起晚跑”的理由,然后在白石转过身来皱着眉毛看她的时候忘了个精光。


白石松开桥本的手腕,抱着手臂问她:“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我哪有……”桥本试图以一种理直气壮的口气否认,然而她失败了。


白石依然抱着手臂,她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你为什么躲着我?”


“……”桥本看着眼前显然已经开启了“黑石桑模式”的女孩子,决定通过“换位思考”的方式选择一个关于问题答案的最佳选项并同时安抚这位“黑石桑”的情绪,于是她权衡再三,最终谨慎开口:“因为觉得你大概需要更多时间和男友相处什么的……”


“男友?”很显然桥本按错了选项,因为白石疑惑地重复了这个词以后,桥本明显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寒气,“我哪来的男友?”


这下轮到桥本疑惑了:“不是有个体育系的学长什么的……”


“这你也信!”白石抬手就赏了桥本一个爆栗,“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些传言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桥本有点委屈地摸了摸额头,语气却带了松了一口气之后的轻快:“你这次没说嘛,所以我还以为……”


“你就这么希望我有男友嘛。”白石赌气似地踢飞了一颗脚边的石头。


“不不不,一点也不希望。”桥本飞快地否认,随后又像是要掩盖什么似地解释道:“我、我是说,那些学长都没优秀到能和你在一起……”


“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桥本轻声地补充道,她的耳廓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白石看着眼前不自在地侧头盯着旁边的树干的女孩子,眼里微微亮了一下。她轻轻地清了清嗓子,故意漫不经心地说:“其实呢,我确实挺想谈恋爱的。”


桥本咬了咬嘴唇,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白石有点好笑地看着桥本慢慢攥紧了T恤下摆,于是慢慢开口:“不过我一点也不想要男友来着。”


桥本垂着眼睑点了下头算是回应,随即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白石:“欸?这是什么意思……啊好痛!”


桥本的话被白石所使出的一个重重的爆栗打断,她试图抬手揉揉额头,白石却不给她机会,身手敏捷地圈住了桥本的脖子。桥本感觉到白石离她很近很近,近到白石说话时候的热气会一直环绕在她的耳朵旁边。


“大家都说你是文化人,可我怎么觉得你是个笨蛋呢。”


桥本觉得白石一定用什么暗器攻击了她的语言系统,不然她现在不会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但是还是喜欢你来着,虽然你这个笨蛋大概什么情话也不会说。”


白石把下巴搁在桥本的肩膀上,紧了紧圈住桥本的手,她一点也不希望桥本看到她此刻粉红到快烧起来的脸。


白石听到桥本咽口水的声音,正想嘲笑她,却听到桥本有点别扭地轻轻开了口:“我确实不太能说情话,不过我大概只在你面前是笨蛋。”


噢快别闹了桥本同学,你简直是高手。


白石沉默了一会儿,蹭了蹭桥本的肩,“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06


慢热病的我设了好多层屏障,不过从看到你的时候开始它们大概就自动瓦解了——毕竟我得承认,其实一直违背病理地想要接近你来着。


所以我猜,大概“喜欢”是可以治愈慢热病的吧。



评论(1)

热度(110)